王元也

-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- 卖 羊 【岁月流歌】王晓飞-水墨秦岭

2018-09-26 全部文章 37 ℃
| 卖 羊 【岁月流歌】王晓飞-水墨秦岭

点击上方水墨秦岭关注我哦!
334

王晓飞 / 卖 羊

张保正七十四岁住上两层小洋楼,门口的水泥路边装着路灯,晚上把沟里照得亮堂堂的,日子挺滋润。时不时地被孙女接到西安、渭南,他觉得自己已经是神仙了。保证养了两只奶羊,孩子都不想让他再养,村里只有他还养羊,但一说让他把羊卖了,他的一撮胡子立即翘起来,骂咧咧地嚷:“谁再给我提卖羊的事遮天之古仙,就跟谁急!”
张保正要卖的是年前才下的小羊。本来有一只奶羊,小女子家的公爹当本村主任,硬给自己弄了个“贫困户”,后来就把一只奶羊给拉来了。那羊实在是皮包骨头,张保正心里虽有些不爽,却没有言语。养了几个月后,那羊居然有了肉,年前下了两只雪白的羊羔,产奶也挺不错。两只羊羔已经卖了,张保正决定把剩下的两只羊羔也卖掉,“五一”外孙子要来,家里除了“土鸡蛋”,就是鲜羊奶,别的他们不稀罕朱雯朱静。卖了羊羔,孙子来了就有鲜奶喝,孙子高兴了,那才是他最大的高兴。
羊平常是张保正养,白天拴在小洋楼门前的树荫下,晚上则拴在自家的旧房里,旧房和本村张保成的旧房在一起,一个路上一个在路下,都是当年放牛羊的要道。他怕羊弄脏了新屋,把新房弄得一股膻骚味儿,为这个事儿,张保正给孩子做过保证,心甘情愿地每晚和羊居住在老屋,几十年了,他闻惯了这个气味,他说这就是庄稼人的本色邪菩萨。
吃过早饭要牵羊上街,却不见了那两只羊羔,只有两只大奶羊,在树下静静地卧着咀嚼。奇怪,早上放回来就和羊母亲、羊阿姨一起,才一顿饭的工夫,怎么到处找不见羊羔!张保正十分生气,现在羊市已经式微,只有那么一段时间有买主,要卖个好价钱必须去早点凡人闯西游。可这两个小家伙呢,哪儿去了?雪一样地白,又肉乎乎地惹人疼爱,要是在从前,他才舍不得卖呢!
再迟了就赶不成集了,张保正寻遍了庄前屋后的各个角落,没有。脑子里闪出种种情形,狼叼去的可能完全可以排除,村子的情况却难以预测。西隔壁老王家住城里八年,门成天锁着健身帝,门口荒草一片,羊羔肯吃了他的绿色盆景,清明向他表示歉意99网上书城,他却淡淡地笑笑;房后有四户人家,一家迁居新村,只留锁着门的危房;另两户孩子都在西安买了住宅,家里只有两个老人……
保证立即想到了张保成。张宝成是招上门的女婿,本姓王,自从两位老人先后离世,他在《社员劳动公分手册》上改姓张,后来办理《居民身份证》,他和儿子都姓张,只有出了嫁的女子依然姓王。张保正怀疑张保成,是因为他有手脚不牢的前科……那时村里家家都有牛羊,从山上回来时浩浩荡荡,大羊小羊少说也有几百只,光张保正家就有三十几只。放羊回来经过村口,羊跟随而来不足为怪,跟到保正家,他立即放下饭碗,喊村人前来领羊,而跑到保成家,则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收拾起来,羊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。
按说隔壁老王还是保成的本家,那天羊跑到保成家,保成和儿子就把羊逮住,捆绑了前蹄后腿,用细绳扎紧羊嘴,放进盛粮食的囤里,上面盖了筛子,再放几个折叠好的被子,只等风声过去,弄到别处去卖。老王正在西安给孩子看病,弟弟妹妹寻羊直寻到正午,又饥又渴。他在知情者暗示下,走进张宝成家,羊听到主人说话声,不停地折腾,嘴上的绳子渐渐松动,终于“咩咩——咩咩——”叫了起来佐藤麻衣。
老王的弟弟一把掀去被子,羊从里边跑出来,拉羊要走时,张保成的老婆还抓住羊腿不放。老王弟弟一鼓劲儿,连人带羊拉上一面斜坡。那时住七八户人家,大家纷纷前来,有忿忿不平者说:“羊是不会说话的畜牲,饿到这时候了,赶紧拉回去吧,别跟畜牲一般见识!”此后,张宝成并没有改过自新,偷牛的事东窗事发,真让村人长了见识。
张保正想,保成本已在新村住两层楼了,原先的房子没养着两头牛,是全村唯一的养牛户。不管怎么说,说话要有凭据,想张宝成这种人,更不能贸然行事。保正像一只找不着水的羊,董湘昆在村子里瞎转悠。张保成从新村上来,老远就笑,说:“保正哥,你不是说卖羊娃子,咋没上街去?”保正说:“怕跑路,一会,买主就到村里来买呢!”
张保成笑眯眯地说:“嗯徐子菲,是的。老哥,咱村就剩下两个养殖户了,你两只羊,我两头牛,人已经老了,还要和畜牲打交道,放着洋楼住不成,还要住破房啊!”保正赤着脸说:“兄弟呀,咱和畜牲打搅了一辈子,没有畜牲呢,还真不习惯!”张宝成说着话,去老屋给牛饮水去了,从他的言谈举止和神情中,张保正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
上不成街张保正急了,不说两只小羊值钱多少,人可就丢大了。儿子出去干活,孙女招了上门女婿,已经在城里生了孙子,前日已打回电话,报告母子平安,马上就要回来,得收拾收拾房间。
张保正用钥匙打开孙女新房的那一刻,立即傻眼了!两只羊羔在席梦思床上正做美梦,听见门响,从被子底下钻出来亡灵大法师,“嘣”地跳下床,一边“咩咩——咩咩”地叫着,一边跑向羊母亲和羊阿姨身边去了。
张保正没有去追打羊羔,他为自己的不细心哭笑不得。揭开被子,床上已被羊浇上几片羊尿,一股腥臊味儿,那些个羊屎豆儿细长,足足能有一大碗。张保正把被子搭到二楼栏杆上,清理完羊屎,把被罩和床单放进洗衣机,就听见汽车声,张宝成在门外大声喊:“保正哥,你重孙子回来了——”
保正笑呵呵地递给保成一支“芙蓉王”,点着,哈哈大笑起来,门口核桃树密实的叶子中,传出一阵画眉或百灵子的歌声。

作者简介王晓飞,渭南市杜桥中学教研室,校报执行主编临渭区作协主席。在《散文》《中国校园文学》《延安文学》《陕西日报》等十余种报刊发表作品,获奖16次。出版有散文集《云横秦岭》《雪拥蓝关》,长篇历史小说《大儒牛兆濂》即将由西安出版社出版。
水 墨 秦 岭
中国西部作家联盟三大平台之一,注重推介散文,推介作家......
如果您有美文,美图,请用文后面的邮箱联系我们。来稿请附个人简介,照片,作品赏析百余字,个人风采5图,每图请加一段诗意的描述,《作家风采》栏目将尽情展示你的风采.......
责任编辑 赵 莉
本期编辑 月 光
如无特别注明,则图片来自网络,不愿被引用者,可联系我们删除。


丝绸之路文化探寻高地
中国西部作家微信平台
散文专号投稿邮箱:
463232867@qq.com
1259020912@qq.com